完全公益
因为经历,所以相信

6号:管家

易倾诉

6号:管家

跟4号和5号一样,6号也对生命深处的暗流         敏感力,甚至通灵能力。但他们有时候会把接收到的灵异信息搞混,导致他们心理失衡,让 他们无法完全信任他们的直觉。

6号会用一种怀疑,甚至愤世嫉俗的态度来掩盖他们的无法信任。尽 管这种怀疑态度有时让他们踌躇不前,但也让他们灵敏地感觉到周围的异 样,并努力阻止厄运的降临。但有时他们偏不这么做,有时他们会用追逐 危险的方式来应对恐惧,他们直视让他们恐惧的东西,试图用这种方式战 胜恐惧。这种心理让他们陷入最想逃离的噩梦中。

6号看重忠诚与传统的价值,他们常常自告奋勇担任“信仰捍卫者” 的角色,并为弱者伸张正义。他们是最具服务精神的型号,有时他们会自 愿从事那些吃力不讨好的卑微工作,这就是我叫他们“管家”的原因。

6号或许是最难被定型的一类人(9号也很难被定型),这是因为他 们不愿意与任何一个型号认同。9号的原因恰好相反,他们想要与每一种 型号认同。当6号初次接触类似九型人格的新体系时,他们不会立即接受 它,他们会持保留态度,慢慢考察这个新玩意是不是真的靠谱。只有当 他们确信它不是一个骗局,他们才会允许自己对它好奇,才会开始对它 敞开。

想要确定一个人是不是6号(或自我测试是否为6号)很难,如果只凭 行为而不凭借能量判定的话,就更难。这是因为6号的行为并没有确定的 模式,什么样的行为都有。他们表现出的行为取决于他们选择如何应对焦 虑,变得平静或好斗,还是死守着社会规矩不放,都有可能。这些行为都 体现了他们试图应对天生恐惧的决心。

6号必须应对这股能量,因为6号端点是九型人格图上的第二个冲击 点。在冲击点上,必须首先应对某些问题或倾向,才能掀开人生新的一 页。对6号来说,这意味着抛开恐惧和怀疑(或至少愿意面对)。怪不得 有人说6号是活在临界点的居民,此话不假。

人们常以为6号的想象力过于活跃,但孰知6号是在接收从某种隐秘维 度传来的重要讯息,只可惜大多数人没有6号敏感,所以听不到。我直觉 地认为,6号并不比其他型号更有恐惧感,只是他们更能感应到那种可以 让任何一个理性的人胆战心惊的能量。

在6号看来,大多数人的无法感应是令人担忧的。这让我想起一部电 影,片中主人公不明所以地感应到周围似乎有一股危险气息。他以为自己 一定是疯了,直到他戴上一种特殊的眼镜,才看到令人惊骇的讯息(例如“顺从”“服从命令”“屈服”)被投射到城市中每个人的潜意识。原来 他没有疯,周围的确充满了危险。

虽然大多数人认为恐惧一无是处,我们应该摆脱恐惧,但实际上恐惧 也有不为人知的积极作用。比如,恐惧离敬畏只有一步之遥,而敬畏感让 我们能以-种更深刻、厚重的方式感受生命。恐惧给了我们与他人友好相 处的动机,尤其是组建合作性社交网络的动机。恐惧还培养了我们的尊敬 之心,克服我们的愤世嫉俗倾向,因为一个人不可能同时是恐惧的和愤世 嫉俗的。

在某种程度上,4号、5号和6号都接收着来自深渊的讯息。因此,这 些型号在跟其他非深渊型号相处时,会感到有些障碍。如果我们把九型人 格图看作一个从1 — 2 —3到4 —5 —6再到7 — 8—9的渐进旅程,那么4 —5 —6 就位于旅程的中央。无论是一段旅程、故事,还是戏剧,中间位置总是与 中年危机、沦入阴间,或其他似乎不可逾越的困境有关。进一步说,6号 端点是4一5 — 6的最后一点,在这里我们不得不作出一个最终的、无法推 翻的承诺,承诺我们会把肩负的任务进行到底。这么看来,6号会心存恐 惧也就没那么奇怪了吧。

虽然恐惧不是一种好对付的能量,但那些敢于直面恐惧的6号是我们 所有人的领路人,他们向我们展示了,要如何将恐惧转化为信仰,将怀疑 转化为理解。纵然心存恐惧,他们仍勇敢向前,在两个极端之间(疯子般 的勇敢和僵化的顺从)走出一条路。当他们能觉察恐惧、接纳恐惧,并允 许恐惧安居于心时,恐惧就丧失了它的力量。

超越恐惧带给6号无与伦比的信心。他们不仅不再把恐惧看作敌人, 并且帮助其他人应对恐惧。以这种方式,他们成为真正的管家,在身后创 造出一个个信仰与希望的奇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6号:管家

-------------------------------------------- ----------   -------------------

您可能还喜欢

九型人格网,致力于推广九型人格!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