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公益
因为经历,所以相信

一位六号学员的深度觉察手记

九型人格测试

点击上面图片
立即开始测试

六号过度负责的背后是什么?

来自一位六号学员的深度觉察手记

1467087099495023371.png
作者 翟纯深
第十届

裴宇晶博士九型人格专业班   班长

一对一自保 6W5


    九型学完两个阶段,作为一个6号,真的是在怀疑和纠结中成长。关于自我觉察,似乎成了一个习惯,每每心里不痛快,就回看那个动机。却总感觉那个动机在跟我捉迷藏,在我刻意寻找时,它就不出现;不经意间一回眸,它又来了。

        后来我发现一个规律,当我带着责怪和批判的动机寻找它时,它死活都不出来。我越努力的想找到它,它就隐藏得越深,越让我感受不到。

         对六号的负责过度,我始终没有找到最终的根源在哪里。对于“爱”的疑惑,也始终找不到答案。今晚一个很重大的发现是,我之所以有恐惧,是因为对自己爱的能力的不相信。我用负责来寻找外部认同,当无法得到时,我就变本加厉的负责。当我带着这样的模式工作和生活的时候,担心,恐惧,焦虑,抱怨,愤怒,就这么存在着,压抑着,积累着。

 

      而今晚,裴导恰到好处的,狠狠的一踩,把我踩进了万丈深渊。而结果是,我完成了学九型以来最深的一次穿越。谨以此文献给所有的6号,所有的学员,共勉。以下是个案的过程,括弧里面是我内心的真实描写,以下班长既是我本人,裴导为裴宇晶导师。

责任的背后是什么?

班长:为什么我不愿承担更多,给人以自私的感觉,个人自扫门前雪。

裴导:你没有错,不要把所有问题都弄得和你有关。

班长:感觉对我挺适用(其实,我此刻在给自己找出口)

裴导:你反而要看到你错了(从这里开始,我感觉很不舒服,因为说我错了,怎么老是我错了,总是我要反省,有完没完,心情有些烦躁。)

裴导:126要认真地回顾自己的真实动机。(此刻我的恐惧来了,有种不祥预感,有些阴暗的动机要被看到)

裴导:责任背后的那个私心(极其不舒服,私心,说我自私,我得怎样才是不自私)

班长:我在想哪里的阴暗要被看到(我已经准备好迎接暴风雨了)

裴导:这是你真实的声音(被看到了,有些恼怒)

裴导:但过去,你会违心的负责,现在少了很多了(的确少了,感受是轻松了一些,只是仍然不开心,是有意识的控制自己不去负责,脸上多了些冷漠,与人的交往更有距离了)

班长:我也不知道方向对还是不对,是不是自私呢?

裴导:怎样都是自私的(开始烦躁中带着怀疑,我这是咋了,我的方向到底在哪里?)

裴导:负责,不负责,都是自私的。(感觉去哪都是绝路呢,我不想自私啊)

潘云:这句话真正是好!(还叫好,哼)

裴导:所以,面对这个自私。

班长:我现在更多的为自己的需求考虑。(嘴上承认,心里想我就这样了,我还能怎样呢,负责不负责都是自私,干脆自私一点呗)

裴导:这也没什么进步,因为还是自私。(裴导,要不要这么狠,我都承认了,你还在强调,还在强调,极其烦躁中)

什么是真正的负责?

裴导:我们不能说,126不负责了,就很好。而是真正的负责。

班长:什么是真正的负责。(旧的问题还没解决,又来个问题,什么是真正的负责,接近崩溃)

裴导:心甘情愿,没有对他人的期待。(看到心甘情愿,心里很不舒服,感觉自己负责了,还要求我心甘情愿,总是有种被剥削的愤愤不平感,情绪在上升)

裴导:只是因为心底那份爱,而不是恐惧。(啥是爱,这和我恐惧啥关系,我迷茫了)

班长:没有期待,因为爱。(机械地答应着,迷茫中)

潘云:是啊,这点对所有人也都适用的。(你听懂了,我愣是没听懂,哼)

裴导:恐惧杀生,所以不吃肉。与爱众生,所以不吃肉,是完全不同的。(道理我明白,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也没解决我的问题)

裴导:6的核心永远留在恐惧。(回看整个个案,这句话是真正的开始,这也是6号的核心觉察点)

裴导:恐惧驱动了看似爱的行为(进一步的揭露真相,我的爱背后的动机是自己的恐惧,因为恐惧去爱,去负责,而不是爱的驱动)

裴导:实则上,只要怀有期待,那从来都不是爱。(一直想放下这份期待,一次又一次的抗拒,我为什么要放下。我也知道带着期待,那不是爱)

班长:我还是会察言观色看对方的举动,是否会给我威胁,并因此产生压力、情绪和对责任的抗拒。(这是我的模式,察言观色的背后也是恐惧,因为恐惧发现了更多的恐惧,又因为恐惧去负责)

裴导:冠冕堂皇的负责,无可奈何的迎合(忒狠了啊,裴导,北方有种酒叫“闷倒驴”,这句话有过之而无不及)

班长:是的,够直接(没闷倒,哈哈,挺住)

裴导:就好像原地打转,转这边,转那边。

班长:出口在哪里(快告诉我吧,没闷到我,告诉我从哪出去,)

裴导:核心就在于你是真的愿意去付出的,而不是来自外部的一个压力,这是2、6的问题。1、4正好相反,他们不放过自己。

潘云:对对。核心是力量的源泉,能量的源泉,心甘情愿。

班长:我有这样的心理,我都负责好自己的工作了,你们还不满意,凭什么还要让我负责更多。(我目前的状态,各人自扫门前雪,我才不管你瓦上霜。)

面对自己:其实从来没有负责过

裴导:告诉自己,我从来都没有负责过,这听起来很残忍,但是必须面对那个黑暗。真正的负责,从来没有期待,也不是来自外部,不需要他人的认定。(今晚的精髓,这里我能感受到裴导内心的痛,难道这是4的感同身受吗,我猜是的,他知道我会痛,他也会痛。痛着告诉我,我要面对)

裴导:不需要表功,没有人需要赞赏,你负责了那么多,你依然觉得你没有负责,所以别人一说,你就会敏感。(我想6号那么害怕别人指责自己不负责任,真相就是6号模式的真相从来没有真正的负责,而6号不愿意面对这个真相。)

瑞珍:面对黑暗很恐怖,但必须直面。

班长:不大舒服(是很不舒服,真相真的很恐怖)

裴导:记住,你的内在非常清楚你不想负责

班长:是的,一点都不想,强迫自己负责(我就承认了吧,反正你看到了)

裴导:你在强迫,一直在强迫,强迫,强迫。所以你越来越没有力量去真正的爱。因为你已经特别累了。

班长:是的,情绪积压越来越多,进而抱怨,怒气冲天(真的很累,为什么我的负责你们看不到,你们这帮不负责任的人,想剥削我到什么时候)

裴导:于是,你越强迫负责-越累-越缺乏爱,然后你就情绪化了,那个真正的负责永远不会到来。所以别人依然认为你不负责,因为你已经内耗光了。(是啊,我得怎么负责,你们才满意,6号的那份期待好辛苦。)

班长:什么是真正的负责?

裴导:我希望你不会问重复的问题,可以么,你已经是三阶段的学员了。应当时刻觉察模式了,该说的,已经说了,剩下的就只有自己去面对了,没有需要为你的情绪负责。(裴导,你杀了我吧,我不想活了,我也不想负责了,反正都是自私)

班长:嗯嗯(痛苦地答应着)

裴导:我知道你很不容易,但是那是你自己的模式造成的,每个人都是。(估计裴导怕我闷过去,这句话好歹安慰我一下)

班长:觉察时断时续(要命的觉察,能不能我想让你来你就来)


爱自己,爱别人

裴导:我们已经到了更深入的地带,回应会越来越直接,也越来越犀利。但是,无论如何不要忘记爱自己。

班长:是的,犀利(也太犀利了,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裴导:这一些,不是你的问题,是6号模式,我们只是在揭发6号模式,你要相信你的爱,只是用6号模式在爱。(不是我的问题,是模式问题,6号模式你在哪,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裴导:觉察时断时续,是允许的,因为那很不容易。

班长:找不到爱在哪里?(爱爱爱,爱到底在哪里,我怎样才是爱)

裴导:爱不需要找,慢慢放下自我评判,我们要犀利面对,也需要完全接纳。

班长:犀利面对,刚才被您点的很不舒服(有种撞墙的感觉,明知是墙,我还是要撞墙,此刻的“面对”感觉就是撞墙)

裴导:我相信你可以穿越。(6号还是需要信任的,这句话我很受用)

裴导:我一般不会说这么狠,我觉得你是可以的。(裴导确实觉得我可以的)

班长:可以的,没问题,现在有这个勇气,就是有时候迷失。可以的更猛一点也可以,有时候不痛不通。(我确实是痛到极点才会通)

裴导:不,这差不多是轰炸大本营了,再重,你就不好接纳自己了。(艾玛,裴导您这还是手下留情了,后面还有更猛的啊)

班长:我再回看一下(回去看看,出口是不是已经说过去了,找找)

裴导:而且这已经到顶了,在九型范畴,这差不多是最犀利的提醒了。

班长:好,谢谢裴导信任(有种被表扬的感觉,挺住了)

裴导:我相信你的觉察力,也相信你会接纳你自己。还有,不需要总是觉察自己,自然而然就可以了,好好爱自己。

班长:好,貌似太想觉察了,不觉察就不进步似的。(的确是这样,动不动就觉察以下,反而没有觉察,其实觉察确实是在不经意之间)

裴导:因为目前很难做到没有批判的觉察,所以我说,没有进步,先把你希望灭了,不然一直在努力觉察,从这头跑到那头。(这个策略是先让我绝望吗,不过我确实绝望了)

裴导:九型所有成长核心都是一个字,爱。真正出于爱,发自肺腑。

班长:这个爱,首先是对自己吗?(什么才是爱自己?)

裴导:其实,你从来都想要去负责,只是用模式在负责。(快有头绪了)

裴导:所以,要相信自己的爱,这就是爱自己了。(我从未相信过自己的爱,所以也会怀疑别人的爱,甚至怀疑这世上没有真正的爱。其实外界有没有爱能怎样呢,关键是自己,我是有爱的,这就足够了)

班长:相信自己的爱,我貌似明白了。(原来,我是不相信自己的爱。我没有爱,所以别人怎么会爱我。谁都不爱我,世上没有真爱!我想我恐惧的是这个世上没有爱,恐惧源于我都不相信自己有爱。)

裴导:是的,那是恐惧的应对,不是爱。(点的恰到好处,裴导的直觉很准,此刻我确实穿越了)


觉察只在一瞬间

班长:我负责的背后是恐惧,我看到了。(我害怕别人说我不负责,我才去负责,才去付出。恐惧驱使下的负责必然是有期待的,当期待不被满足,进而产生抱怨,愤怒。这种情绪进而导致环境恶化,因为这种负责不可能得到认可或者赞赏,接下来的是恐惧-负责-负面情绪的恶性循环)

裴导:太好了,你会轻松很多。(我想,此刻裴导也松了一口气,辛苦了,裴导)

班长:太好了,我觉察到了。看到了,看到了,原来是恐惧(发现宝藏一般的喜悦。暮然回首,你在灯火阑珊处。)

裴导:在的同学一起祝福下班长,这个觉察非常重要,这就是卡住6号咽喉的东西。(卡的我天天难受,这么重要的觉察,来的正是时候,我此刻嘉许自己)

班长:老师让你费半天劲,这个恐惧的负责,让我最近越来越恐惧,让我越来越怀疑,终于通了。

潘云:班长棒棒哒(松了一口气,谢谢小云的嘉许)

裴导:真正的负责,是如此轻松有爱。负责,简直就是享受。(这是负责的真相,真相就是爱!这个时候说出真相,我接收了)

班长:看到恐惧,也是享受。(它不是我的仇人,它只是在提醒我。仅仅是在提醒我,而不是告诉我真相,我有选择真相的权力,这是我的觉察)

裴导:6为什么那么辛苦,就是换了驱动。本来是爱驱动责任,结果偷偷换掉了,换成了恐惧。

班长:是的,模式偷换了。(在觉察状态)

裴导:所以,你有没有责任行为,根本不重要。

班长:模式一启动,动机就换,动机一换就不对头,别扭,一换就别扭。(我想别扭的对面是从容,觉察动机才是关键,因为让我们别扭的不是行为,而是动机,那是根源)

裴导:所以很多人会说6不负责,6觉得冤枉死了,已经那么痛苦的负责了,还要我怎样,于是6就会过度负责,并指责他人不负责,以掩盖这个被换掉的驱动。(模式也会隐藏,麻痹。那都是自我保护,然而这种自我保护的防御机制让我们去向了相反的方向,越捆越紧。)

班长:不是不负责的行为,是负责背后的动机会被看到。又怕被看到,就隐藏,以至于自己都看不到了。裴导不来个狠的,我都没看到。(这是深度觉察的难度所在吧,模式很多时候太善于隐藏了)

裴导:我们的模式很善于隐藏,但是有一个线索。就是我们的情绪很容易被引爆的地方,那里就是入口。就是一点就炸的那个部分,比如说6不负责,一说6就炸。

裴导:刚才就是我猛踩班长的地雷,一直踩,踩到炸。所以才看到入口,不踩炸,班长会一直打转。因为不踩炸,他不会承认自己其实不负责任的。当炸了以后,看到真相,明白了,领悟了。其实觉察那个真相是很重要的,那会让工作和生活轻松很多。

班长:觉察只在一瞬间(总是在一瞬间,一身轻松)

班长:裴导,您太相信我了,您不怕踩死我啊。

裴导:一般的6号我不踩,这也是第一次猛踩6号的地雷。我们的班长已经到这个点了(荣幸之至啊,呵呵)

裴导:刚才我在猛踩我们班长的时候,我知道他不舒服,我的心也是绞痛一般,也很心疼我们的班长。但是我们的班长到了这个点了,必须进行下去。只有炸开这个核心的墓道,才能觉察到真相。(有种慈悲叫心痛,感恩裴导的信任和坚持。)

        亲爱的童鞋们,以上是整个个案的过程。有些礼物来的不早也不迟。只要走在觉察的路上,相信在适当的时候,幸福一定会来敲门:亲,你有个快递。

       感恩裴导的大爱付出,在觉察的路上,我们往往迷失,又或是不敢面对那个恐怖的真相。明知穿越之前的痛是难以忍受和面对的,还要带着一份残忍去揭开那个痛让我们看到真相,这样的慈悲让我感动。一名导师,真的不仅仅是讲课。敢于带领大家穿越那个血淋淋的真相,走向爱的彼岸,那需要何等的勇气。感恩你,裴导。

       有了这份觉察,我们的生命可以更从容。感恩大家的陪伴,我们一起,在路上。


当我们发现,我们必须做什么的时候

就肯定有另一个声音在抗争

我一定要认真、完美、优秀、负责

我不想认真、完美、优秀、负责

当产生冲突

有一方必须被压制下去

才能平衡

所以我们必定压抑了自己的一个面向

从而增加内在无形的压力

而比较灵活的做法是

允许自己

同时拥有这两个面向

我有时候可以认真、完美、优秀、负责

有时候可以不认真、完美、优秀、负责

状态好的时候认真、完美、优秀、负责

状态不好的时候不认真、完美、优秀、负责

需要的时候认真、完美、优秀、负责

不需要的时候不认真、完美、优秀、负责

当“必须”扩展成“可以”

我们就有了更多的自由

也有了更多的接纳

毕竟

哪有人一辈子

每时每刻都认真、完美、优秀、负责的

你找一个出来我看看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一位六号学员的深度觉察手记

-------------------------------------------- ----------   -------------------

九型人格网,致力于推广九型人格!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