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公益
因为经历,所以相信

3号:自我测试者

易倾诉

3号:自我测试者

3号是务实的“行动者”,他们孜孜以求, 渴望成功卓越。跟2号相似,他们也很外向、 开朗,但他们更多关注的是任务,而不是人。 他们的确会努力做到与他人友好相处,迎合他 人的需要。但他们的重心更多是放在自己的目 标、项目上,而不是人际关系的私人层面上。

3号通常野心勃勃,工作勤奋,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牺牲、付出。比起 不可见的虚幻真理,他们更关心物质世界的成功。正因为此,那些更重视 精神生活、更富直觉的人会觉得3号有些麻木不仁、不敏感。

3号通常有强健的身体,任务再艰巨,他们也能坚定地完成任务。当 想到3号的时候,我总会联想起36小时连续值班的实习医生。我这么联想 不是没有道理,的确有很多3号做了医生。

3号这种以目标为中心的倾向也有一个坏处,就是他们很容易一心扑 在任务上,其他一切都不管不顾了。他们很容易成为工作狂,腾不出时间 给家人和朋友。所以,有时候3号需要一个警钟(例如身体疾病),来迫 使他们意识到生命远远大于一个个任务和项目的叠加。有一次,我参加 了一群3号人的讨论会,我问其中-•个成员她知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停止工 作,她满脸狐疑,最后结结巴巴地说:“我不知道。”

这就是3号面临的两难局面:如何在进取的同时不耗尽自己,如何在 激情而非强迫症的牵引下前进再前进,如何停下脚步闻闻花香。3号好像 就没有一个“关闭”按钮,他们不停地向前冲,直到再也冲不下去。

一个3号曾经对我说,她之所以学九型人格是因为,她30岁时就已经 完成了她的全部目标,她想知道还有什么是值得她追求的?她意识到,只 有在物质成功之外,才能发现其他值得她追求的东西。

在我熟悉九型人格之前,我一度认为3号是完美的(也许因为我的母 亲是3号)。在我眼中,3号能力超群,做事周到,镇定自若,他们似乎可 以驾驭任何场合,执掌任何工作。暂且不论我母亲的因素,3号投射给世 人的这种完美形象太真切,很难不信以为真。

当然,投射某种形象并没有什么不对的,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这 样做。即使是我那些害羞的5号朋友也会在工作面试时、社交场合中这样 做。我们都需要一个人格面具,好戴着它周旋于这个世界,所以人格面具 本身不是问题,它就像我们的衣服,是我们自身的有趣延伸。

迷失于人格面具才是问题——对它过分认同以致失去了自己。这个问 题很容易发生在3号身上,因为他们太善于雕琢他们的人格面具了,面具 太美丽,吸引来太多艳羡的目光。面具给他们带来很多好东西,金钱、关 注、事业发展,总而言之,完美的人生。

面具带不来的是自我。25岁时,这不是一个大问题,但等你到了35 岁、45岁、55岁时,这个问题就严重了。3号属于那种会在某个人生时段 遇到一个大危机的类型(类似7号),那个时候他们会开始意识到,他们 的人生虽然是完美的,但仍旧缺乏了某些至关重要的东西。

畅销作家西尔维娅•布朗有关30多岁人的生命轨道的言论,或许是有 道理的。她说,最难走的是成功轨道。我们都以为成功的人什么都不用操 心,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成功者不仅要面对不成功者的嫉妒,还要最终 直面一个惨烈的现实——外部的成功和内心的满足不是一回事。通常,他 们会遇上一场中年危机,把他们从美梦中惊醒,让他们意识到原来生命已 然不是喜悦的体验。处理好这种危机对任何人都不容易,更何况是拥有了 一切、又可能失去一切的3号呢?再说这个社会对遭遇身份危机的成功人 士本来就没有多少同情。

所以,3号是一个充满有趣、奇异挑战的型号。在九型人格研习会 上,3号总是会带着他们务实的视角,使这些研习活动接地气。就拿理查 德•格罗夫斯举例吧,他是一位九型人格导师,他用九型人格来协助人们度过重大的人生转折。

我参加过他在西雅图举办的入门级研习班,称得上是研习班的典范, 信息充实、组织有序。学员会拿到一本书,里面有权威的九型人格测试, 还会拿到一本制作精美的小册子,内容是他的幻灯片讲义,上面还特意留 出了记笔记的空白处。讲课过程中,理查德几乎一个不漏地提到了本领域 的全部代表人物,他旁征博引这些人的智慧见解,也不忘中肯地给出自己 的褒奖和批评。他高效、合作式的风格让研习班的学习成为一种享受。这 就是状态最佳的3号。

在哥济也夫的九型人格学说中,3号是三个冲击点之一,这里有特殊 的考验、困难需要克服。3号的考验是,看透那个带给他们成功的个人形 象。这需要他们发展好奇心和胆量,看穿并走出成功的迷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3号:自我测试者

-------------------------------------------- ----------   -------------------

您可能还喜欢

九型人格网,致力于推广九型人格!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