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公益
因为经历,所以相信

解离方向

易倾诉

可以观察对方在面临压力时更多地表现出哪一型的特征(解离与整合讲的是主型)。

第8型的解离方向:朝向第5型自第四层级开始,处在压力下的第8型人就开始表现出一般状态和不健康状态下的第5型人的某些特征。一般状态下的第8型人好冲动,对挑战反应敏感,喜好在环境中表现自己。这时他们常会陷入一种境地,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对第8型人而言,向第5型转变的主要诱惑是他们视这种发展为从坚持已见的行为转至思想的安全的一种战术。他们认为如果能变得更精明干练、更有远见,就可以维持自己的权力。于是他们不再鲁莽行事,做事变得有远见。由于他们的行动变得更隐秘了,因此能在警告对方之前先给予一击;由于变得更狡猾,因此他们能隐藏在敌人身后待时机成熟后发动致命一击。简言之,诱使第8型人转向第5型的动机在于权力与安全的结合,这看起来真是无懈可击的结合!处在第四层级的第8型人忙于建立自己的事业和计划。他们是实用主义者,喜欢简单明了、直截了当的回答或解决方式,喜欢迅速作出决定。第8型人突然发现自己被计划和他们为自己设置的挑战缠住了,或者发现自己的冲动已经如脱缰野马一般管不住了。这时他们会突然退回来开始收集讯息和积聚资源,他们相信这些有助于稳固他们的位置,就像一般状态下的第5型人一样。他们也许会去研究一下自已,花上儿个晚上来学习新的技能或汇总所需要的讯息,如果他们具备了足够的财力,就可能雇用别人帮助他们分析情势或做一些初级的调查研究,但他们会自己动手分析、评论所发现的资讯。处在第五层级的一般状态下的第8型人变得更独断专行和胆大妄为,但他们火暴、粗心的行为给人一种假象,似乎他们的行为必会招致拒绝,对社会问题缺乏信心,这时,第8型人就会从他人那里退回来重新思考他们的计划,变得情感淡漠、心事重重,就像一般状态下的第5型人一样,他们变得越来越不善交流,隐秘、高度戒备,他们也可能疏离朋友和社会活动,以防止任何人对他们了解得太多,并因此占据有利位置。处在第六层级的第8型人开始恐吓别人,认为自己的人际关系充满敌对性,几乎不相信任何人,只需要服从自己支配的身边人。此时转向第5型会增强他们挑衅他人和坚持阴郁、极端的世界观的倾向。第5型人的犬儒主义和拒斥主流价值观的倾向会强化第8型人身为局外人的感受,强化他们的愤怒和被误解的感受。他们蔑视人性的弱点也因为第5型人智力上的傲慢自负而更显突出。当处在第七层级的时候,第8型人已变得彻底的反社会和冷酷无情了,他们拒斥社会和法律,只相信自己的智慧和求生意志。此时的第8型人可能会对他们认为背叛了自己的人施以攻击,或是以各种会激起他人攻击性反应的方式表现自己。当他们转向第5型的时候,可能会退出世界,隐藏和减少自己的需求,这样就不会依赖任何人了。身处压力之下的他们会像一个隐居者切断桥梁离群索居一样,切断本来就已淡漠的人际联系。不健康状态下的第5型人虚无主义的人生观常常可能会被用来为自己压抑罪恶感的行为辩解。处在第八层级的时候,神经质的第8型人会错误地认为自己还有无所不能的权力,有着特殊的命运,不会被伤害。他们过度放任自己,胆大妄为,给自己留有足够的余地去攻击其他的掠夺者或敌人。然而,他们能坚持这么做,主要还是由于他们压抑了自己潜意识中的恐惧。当他们处在第七层级的时候,内心防御机制的裂口就已经显现出来了,但到了第八层级,他们的能量受到了局限,不能再抵御他们一直努力压抑着的恐惧。随着他们转向第5型,恐惧感的爆发使他们的心灵陷入了始料不及的混乱和恐怖中,出现更为不理性的和潜在破坏力更大的行为已为期不远了。当处在第九层级的时候,神经质的第8型人转向了第5型,对自己的余生极端恐惧,而且与自己的感受越来越疏离。由于转向第5型和离群索居,他们再也不能采取强有力的行动,不论是保护自己,还是表现自己。他们仍旧拥有的一点点权力迅速地土崩瓦解,让已经退化的第8型人至少有一个实实在在的理由能为自己非理性的恐惧辩解。随着恐惧感的增强,他们的孤独感也日益增强,而这种孤独感又加剧了他们的恐惧感,由此造成恶性循环。在他们的生活中,第8型人第一次变得极度焦虑,因为他们的防御机制-尤其是反恐惧的行为和拒不承认恐惧的态度-不再能保护他们了。他们害怕因为自己的滔天罪行而受到惩罚,其中有些罪行是如此恶劣,以至于都可以判处他们死刑了。如果他们的妄想症和恐惧症继续下去,他们可能会与现实彻底决裂,丧失保护自己所必需的能力。(很难说是不是所有退化的第8型人都会真的变得精神分裂。虽然说如果这种状况持续太久,结果就真有可能是真正的精神分裂症,但也有可能不会)如果他们的敌人以前不能打败他们,那现在当然会有机会,因为第8型人已经退化到极为不堪一击的地步。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度如此强势的人现在却生活在可悲的恐惧中-不仅被他人的报复吓破了胆,也被满心的焦虑吓破了胆,这根本不是全能的上帝,而是饱受折磨的可怜的恶魔第9型的解离方向:

朝向第6型从第四层级开始,处在压力下的第9型人就表现出一般状态和不健康状态下的第6型人的某些特征。

一般状态下的第9型人逐渐与环境和焦虑感疏离,以便维持内心的平和与平衡。当周围的情势对这种防御机制的压力过大时,他们便体验到一种尤为强烈的焦虑感,从而变得过敏,没有安全感,就像一般状态下的第6型人一样。第9型人需要投身于建设性的活动,需要与自身的情感保持密切联系,但当他们进一步沿发展层级向下退化时,他们就会以一种飘忽不定的、不均衡的方式恶性循环。在第四层级,第9型人忙于顺应他人的愿望和期望,把自己的问题束之高阁,一味屈从于他人的需要,以减少冲突的可能性。当情势的发展让他们问题越来越焦虑时,他们只好向第6型转变,投身于形形色色的“组织活动”。和一般状态下的第6型人一样,处在第四层级的第9型人总想稳定他们的环境和人际关系,以让自己更加安全。他们有可能投身于高强度的工作,把时间和精力花在他们认为可以提高自身安全感、保持心灵平静的活动上。然而,这些行为不是受到正面意图的引导,而是受焦虑的引导。他们开始更强烈地认同保护者、支持者、群体或能增强他们的自信、给予他们目标感与方向感的理念。在第五层级,第9型人与环境更加疏远。他们只想好好生活在自己的“舒适圈子”中,只想从事不会烦扰到他们的活动。他们只能忙忙碌碌,但只是忙于不会危及到他们内心世界安全的工作和日常事务。当他们的压力大到连这都不可能避免的时候,他们就会向第6型转变,变得消极、具有防御性。一般状态下的第9型人为避免产生冲突和保持内心平静而一直屈从于他人,但现在,别人期待他们做的事可能会使他们舍弃靠解脱获得的情感上的安全感。处在第五层级的第9型人的愤怒和焦虑日渐炽烈,所以他们的防御机制也必须更加强大。他们用消极的攻击性策略表现自己的需求,但又希望这种方式不会疏远支持者。他们总是对别人的需求说“好”,现在他们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他们感到有压力,开始抱怨,他们像第6型人一样规避躲闪。在第六层级,第9型人竭尽全力要抵制环境,以维系内心的安宁。他们持有一种与世无争的、宿命论的人生观,让自己沉浸在万事无忧的日常事务和习惯中,希望这可以让世界、他人和焦虑不来烦扰自己。

当他人继续打扰他们的“好梦”时,第9型人便会产生一种反攻心态,对他人的行为作出攻击性的反应,就像一般状态下的第6型人一样。他们可能会责备他人给他们制造麻烦,也可能对周围试图冲破其自毁前程的防御机制的人给以挑衅式的回应,发脾气、发怒对他们而言很常见。对第9型人和了解第9型人的人面言,这些行为常常令人十分吃惊。他们的激烈反应只会制造更多的冲突,使焦虑升级。在第七层级,第9型人可能会出现严重的生活问题。为了维持内心的平和,现在需要花费更大的精力,需要自觉摆脱现实的纠缠,处于第七层级的第9型人觉得他们根本没法应付世界,所以只好把自己压抑到麻木不仁的地步,现在,他们朝向第6型的运动反映出他们对他人的依赖性越来越强,他们感到孤立无助,想把自己的生活托付给别人管理,“让一切安定下来”。然面,核心问题在于,第9型人太胆怯,对自己曾经一味顺应他人的做法十分恼火,所以不敢直面自己的问题和处理问题。但是,除非着手去做,否则问题只会变得更加难以掌控,连别人都不大可能愿意接手解决它们,尤其是如果没有第9型人的参与。在第八层级,第9型人开始了彻底的封闭。他们完全与自身和环境相互隔离,疏远,在第七层级就已经出现的抑郁在第八层级已经变成了慢性顽疾,在茫然的外表下,第9型人可怕而易怒。他们的攻击性情感非常强烈,哪怕短暂地领受一下这种情感。也会让他们感觉自己一直保护的些许平和感好像正在破碎,然而,如果不再麻木不仁,他们的焦虑和愤怒就会歇斯底里般地爆发,对周围的人表现出一种非理性的愤怒、一种不加约制的暴力或一种妄想狂式的幻想,就像不健康状态下的第6型人一样。他们会突然扔盘子、砸家具、对他人进行身体攻击,再也没有办法压抑怒火和挫折感。在第九层级,当不健康状态下已经解离的第9型人走向第6型的时候,久经压抑的焦虑终于完全爆发,他们一直在躲避的种种情感和认识现如今排山倒海般地向他们袭来。曾经那么随和自如的人现在变成了一个精神极其过敏的歇斯底里患者、一个受煎熬的人,可怕、易怒、忧惧、痛苦、心智失常。尤有甚者,退化的第9型人需要别人关心他们,救他们于危难之境。为了获得别人的帮助,他们变得自轻自贱、奴颜婢膝(用霍尼的话说,“病态的依赖”),施虐式的自我毁灭,这样他人就不得不关心他们了。

处在第6型的退化的第9型人也可能做一些自我挫败、自取其辱的事,这样才能把自己置于比以前更恶劣的处境中。这样做的动机有两个:其一是自我惩罚,为自己从前疏忽他人、让他人受苦而产生的强烈负罪感赎罪;其二是自贬身份,为的是讨好从前被其疏远的人,希望现在他们能回来。然而,这些心术伎俩没有用,因为除焦虑以外,退化的第9型人还不知不觉地让隐藏在潜意识中的潘多拉盒子里的攻击性冒了出来,既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别人。如今他们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攻击性情感,开始自我惩罚、对自己充满恨意。同时对别人也充满敌意,要是有人增强了他们的焦虑感,他们就会对其痛加申斥,而不是立即去缓解那种焦虑。如果他人无法奇迹般地保持平和,就会成为他们的敌人。不幸的是,退化的第9型人再也没有能掌控焦虑感与攻击性的防御机制了。当曾经对他们而言很重要的人拒绝他们的要求时,他们就再也无法压抑那种尤为刻骨铭心的焦虑感。结果他们可能会通过酗酒或吸毒来控制自己的歇斯底里,而当他们感到再也无法获得平静时,就可能走向自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解离方向

易倾诉

-------------------------------------------- ----------   -------------------

九型人格网,致力于推广九型人格!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