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公益
因为经历,所以相信

九型人格体系1号侧翼

易倾诉

1号

1w9 理想主义者

在具有第九型翼型的第一型人中,第一型人的理想主义因为第九型翼型而被提升和强化。这两个构成类型都倾向于脱离环境:第一型人是因为与理想的关系,第九型人是因为倾向于与理想的人而非与真实的人本身建立联系。结果,有着第九型翼型的第一型人与他人脱离了联系,比有着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更理智、更冷漠、更少人情味。第一型的基本类型和第九型的翼型也有些相互冲突,因为第九型人总想避免招惹是非,而第一型人明确的想要挑起事端。另一方面,第九型和第一型人都是理想主义者,都拒绝受到他人影响。具有第九型翼型的第一型对于文化评判者的角色有一种疏离感,一种置身事外的感觉。由于他们明显的疏离和讲究逻辑的导向,他们常常被误认为第五型人。这个亚类型的名流典范包括:艾尔·戈尔、桑德拉、戴·奥康纳诺、米歇尔·杜卡克斯、卡尔·萨根、乔伊斯兄弟、凯瑟琳·赫本、乔治哈里森、乔治·卡威尔、诺姆·乔姆斯基、埃里克·瑟弗雷德、威廉·卡巴克利、珍妮·柯克帕特里克、C.S.莱维斯、托马斯·杰斐逊、科顿·马瑟、圣·伊格纳修·洛约拉以及“史巴克先生”

[+]当他面处在健康状态时,具有第九型翼型的第一型人对他人的判断和处理是极其客观和温和的,因为他们对不加感情色彩的评论十分感兴趣。他们是最佳意义上的开明人士,常常表现出“学者”风度和博学气质。他们身上有一种神秘的精神性,对自然、艺术和动物比对人有更大的兴趣。他们情感的表达常常受到限制,但他们又是大方而忠诚的朋友。第一型渴望做自己的道德原则的典范,对他们信奉的东西言传身教,不过第九型翼型使他们比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更加温和、更趋近于隐修生活。他们可能很有天赋,是表达清晰的演讲者和作家,常常运用自己的才能提高人们对于社会问题的意识

[=]处在一般状态下的具有第九型翼型的第一型人能主动的为他们的信念而战,虽然他们对人们能否接受他们的建议和改进深感悲观。他们也比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更加理想主义,并且由于第九型翼型的退隐气质,他们不大可能介入政治和艰苦的工作,虽然这是他们所信奉的改革所必须的。他们有高度的公共责任感,但隐退倾向常常使他们被视为精英主义者。第一型人的缺乏人情味和第九型人的特立独行产生了这样一种人,只会以抽象的观点说教,同时又想排除行为中的个人因素。他们的情感是隐忍的,有一种事不关己的倾向,甚至对人类的动机和一般的人性十分迟钝。第一型人的愤怒在具有第九型翼型的第一型人身上也很难觉察到,他们的表达方式比较僵硬、缺乏耐心,有时还会话中带刺。他们越来越喜欢独处,四处寻找能让自己独当一面的工作环境——和第五型一样——以避免应付繁杂的人际关系

[-]处在不健康状态下的具有第九型翼型的第一型人几乎与他们的情感和矛盾全然断绝了关系。他们不愿意看到与其世界观不一致的东西。他们的情感和理智都让人难以接近,把自己掩盖在顽固坚持的意见背后。他们在实际中也远离了他人,离群索居,过着一种隐修的生活。他们尖刻而伪善,因为他们严厉的判断不会受到任何真正同情心或对他人认同的制约。他们倾向于完全脱离自己和他人,认为那些是有待解决或剔除的问题。他们渐渐的强迫性的执迷于他人的恶行,痴迷于纠正它们,但同时又无视自身行为中的矛盾。他们会带给他人巨大的伤害,因为他们根本不理解他们以理想的名义带给他人的苦楚的性质和程度

1w2 鼓动家

第一型人的气质和第二型人的气质在许多方面相互支撑。这两种类型的人都力求与超我的指令保持一致——力求依照被内化的价值之光成就“善”。第一型人总想成为正直、没有偏私的人,第二型人总想成为无私的大爱之人。另一方面,第一型人是理性的、缺乏人情味的,而第二型人是情绪化的、合群的。虽然第一型是基本人格类型,但在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身上明显可以看到一种热情的态度和交际能力,这可以补偿第一型人的情感自制。第二型翼型也使他们比具有第九型翼型的第一型人更为活泼,更以行动为导向。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渴望卷起袖子积极行动,而另一个亚类型则更有“象牙塔”中的理论性特质。这个亚类型的名流典范有: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圣雄甘地、艾伯特·施韦策、马里奥·科莫、比尔·莫耶斯、汤姆·布罗考、莱斯利·斯塔尔、简·芳达、瓦内萨·雷德格雷夫、拉尔夫·纳德、约翰·布雷肖、杰里·布朗、吉恩·西斯科尔、玛格丽特·撒切尔、阿里斯泰尔·库克、琼·贝兹、圣女贞德、圣·托马斯·穆尔和安妮塔·布莱恩特

第二型翼型软化了第一型过于急躁和好评判的倾向。在一定程度上说,喜欢思考和爱邻居是他们的理想,有着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总想成为有爱心和有人情味的人,他们总想让他们严苛的理想变得温和一些,这样他们就能考虑到个人的需要

[+]处在健康状态下的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融合了宽容和同情、正直和关心他人、客观和热忱这一系列气质。他们落落大方、乐于助人、亲切和蔼、极有幽默感,这些显然抵消了第一型人严苛的态度。他们十分乐意身体力行,以带来渴望看到的变化,他们常常从事许多对他人有帮助的职业,如教书、布道、行医等,因为他们的理想主义只有在成为人与人之间的纽带的时候才最有效果

[=]处于一般状态下的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充满善意,总想教育他人,这两者都来自其理想主义的责任感,以及想要对他人施加个人影响的欲望。他们深信自己不仅是对的,而且是充满善意的。出于一种对他人福利的责任感,他们时常会卷入理想主义的公共事业或这样那样的改革。一般状态下的第一型人希望控制自己,而一般状态下的第二型人希望控制他人:这些动机相互强化,使有着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身边的那些人难免会受到他们的影响。他们允许自己把感情宣泄说成是对自我控制的反应。他们倾向于完美主义,有严苛的良知,对自己的善意心满意足,自尊自重,所有这些特质在他们身上都是有可能出现的。比起具有第九型翼型的第一型人,他们更喜欢直接说出自己的不满,因为他们关注的焦点是其他人而不是抽象的概念。当他人不听从他们的“建议”时,他们容易动怒、产生怨恨。但他们脸皮比较薄,不愿让其理想、动机、生活受到质疑

[-]不健康状态下的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对那些与他们意见不一致的人缺乏宽容。他们总想在情感上操纵他人,使他人因为没有达到应有的完美而觉得内疚。他们对于自己的动机有一种自我欺骗倾向,当动机或行为受到质疑时,他们就自认为行动正当。和具有第九型翼型的第一型人一样,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也很容易消沉,但因为第二型翼型,所以他们更有可能表现出纵欲、吸毒或嗜酒,这与他们表达出来的价值观恰好完全相反。自欺和自以为是使他们的防御体系尤其难以被打破。他们身上有一种巨大的隐蔽的攻击性,这既来自第一型人身上被压抑的攻击性,也来自第二型人身上间接的攻击性。他们可能会出现身体疾病(这是对转化的一种反应)、强迫性的习惯或神经衰弱,这些乃是内在矛盾带来的焦虑的结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九型人格体系1号侧翼

易倾诉

-------------------------------------------- ----------   -------------------

九型人格网,致力于推广九型人格!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