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公益
因为经历,所以相信

九型人格体系6号侧翼

易倾诉

6号

6w5 防卫者

第六型的人格特质和第五型的人格特质在某些方面是相互冲突的。第六型一般是以同他人的关系为导向的,而第五型人一般是以远离他人为导向——这样才能避免受到任何人的影响。第六型人和第五型人都看重安全感,但第六型人为此而寻求与他人结成同盟,为了安全而献身思想体系,而第五型人倾向于远离他人,倾向于胡乱地修补甚或废除已建立的某种思想体系。这两种类型的倾向在具有第五型翼型的第六型人身上都存在,他们总把自己看做为“小人物”而战的人,而同时又会倒向某些体系、同盟和信仰,因为在这些东西当中通常包含有强大的权威要素。具有第五型翼型的第六型人看起来就像第一型人,因为他们严肃、自制,献身于特殊的道德、伦理和政治信念。和第八型人一样,他们也相当外向和富有热情,喜欢表达自己的信念,但却不像具有第七型翼型的第六型那样关心自己的信念是否被人喜欢。这个亚型的名流典范有:理查德·尼克松、罗伯特·肯尼迪、老乔治·布什等

[+]健康状态下的具有第五型翼型的第六型人结合了第六型人的组织能力、人际交往能力和第五型人的感知力、好奇心。他们有强烈的理性,这取决于第五型翼型在整个人格中所占的分量。健康状态下的他们常常有很好的技术天分,被视为解决实际难题的好手;他们善于与人沟通,受过良好的教育,是权威的评论者。他们对诸如医学、法律、工程学这些专业有浓厚的兴趣,总想掌握一种知识体系,但过于局限在某一领域已有的规则、规范范围内。他们常常会投身于政治事业与公共服务领域,对下层人有强烈的认同,是被他们视为处于劣势的群体或个人的代言人或保护者。具有第五型翼型的第六型人比具有第七型翼型的第六型人具有更强的专注力,虽然他们有时在自己所关心的东西上太过狭隘。他们通常是对环境尤其是人的敏锐的观察家,对他人会做出何种反应总是很有先见之明、料事如神。他们的感知力不如具有第七型翼型的第六型人那样具有独创性,但由于第六型是基本类型,所以他们的洞察力不是知识分子具有的那一种,而是极其有能力、有学识的人具有的那一种

[=]我们在一般状态下的第六型人身上看到的焦虑感在具有第五型翼型的第六型人身上远比在具有第七型翼型的第六型人身上体现得强烈。但具有第五型翼型的第六型人比具有第七型翼型的第六型更为独立,不大可能向他人要求确信、建议或要求他人帮助解决问题。他们可能会有一两个良师益友或值得信赖的人,但在大多数时候,他们会“自行解决”问题和焦虑。他们工作十分努力,对所认识的体系或集体极为忠诚,但这会导致强烈的宗教立场和与对手的竞争意识。于是,具有第五型翼型的第六型人的情感表达总是会受到限制,通常是更为淡然、理智和悲观。第五型翼型也增添了一种保密和区隔化的倾向,这更加剧了一般状态下的第六型人的猜疑心理。随着他们的不安全感的升级,他们会认为世界是危险的,会变得更加敏感和更具攻击性,会打击他们认为将威胁到自身安全的人或把其当做替罪羊。他们把别人都看成是潜在的敌人,害怕别人会密谋毁灭自己。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们也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健康状态下的具有第五型翼型的第六型人会越来越深地陷入妄想之中,强迫性地维护自己的安全,或是费尽心机去保护自己的地位。他们极端贫乏,因而以滥用酒精和药物作为处理焦虑感与妄想性妄想以及激励自己、消除卑微感的方法,第五型翼型带来的犬儒主义和虚无主义要素与不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可怕的心理状态相结合,导致了越来越严重的孤独、绝望和反社会行为。强大的压力极可能导致愤怒和极具破坏力的行为的爆发,并伴以与现实的决裂。自我毁灭、自己把自己当替罪羊的行为引发的屈辱和处罚成为对负罪感的一种偿还,虽然其自我毁灭行为的程度和性质别人还不清楚——因为这并不是出自行为者的自觉自愿,而是无奈之举。另外,他们还有强烈的暴力倾向以及性行为上的施虐-受虐倾向,谋杀和自杀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6w7 搭档

第六型的人格特质和第七型的人格特质可以相互强化,所以比起具有第五型翼型的第六型人来说,具有第七型翼型的第六型人明显要更为外倾、对享受快乐时光更感兴趣、更合群,且不那么专注于环境或自身。在这个亚型类型中,主类型与翼型之间也有一种动态的张力关系。第六型人专一于奉献、责任,可以为了安全感而牺牲个人追求,而第七型人专一于经验、个人需要的满足和保持多样的可能性。(具有第七型翼型的第六型人有时有点像第二型人。)他们平易近人、乐善好施、对他人有强烈的认同。他们比具有第五型翼型的第六型人更热衷于被人喜欢和被接纳,可说起话来也更犹豫不定。第七型翼型为他们增添了好社交、好开玩笑、热情等特质,但第六型基本类型不大容易与这些特质保持平和,所以具有第七型翼型的第六型人常常会关注他人的反应,以确定自己的行为是否得体。这个亚型的名流典范包括:黛安娜王妃、玛丽莲·梦露、“胆小的狮子”等

[+]健康状态下的具有第七型翼型的第六型人不仅渴望被人接纳、对他人有安全感,而且渴望快乐,尤其是物质享受方面。他们兴趣广泛,常常有多种爱好或消遣方法。他们友善、好社交,对自己和生活都不是那么一本正经、满脸严肃。他们中的许多人对表演艺术(演出、流行音乐)或其他职业都趣味盎然,只有这些可以让他们把自己热情的、好人缘的特质和职业技能(广告、市场营销、管理、法律等)结合在一起。他们喜欢自我否定,如果可能,会把自己的恐惧变成重拾信心、进一步加深与人的联络甚至或增强自己幽默感的机会。健康状态下的具有第七型翼型的第六型人通常极为风趣搞笑,因为幽默感是他们藉以处理生活压力的最重要手段之一。他们总体上比另一个亚类型的人要更为外向

[=]一般状态下的具有第七型翼型的第六型人工作卖力,为人忠诚,但也开始出现拖拉、工作不主动的问题。他们比较多的依赖于他人重拾信心,在作出重大决定前总要找大量数据来参考。如果得到的建议相互冲突,他们就会比具有第五型翼型的第六型人更为犹豫不决。他们不知道如何才能很好地处理焦虑、紧张和压力,其反应常常是冲动、生气、发怒。他们的幽默感被用来嘲弄别人,他们的消极-攻击性倾向则被用来帮助自己摆脱令人不愉快的情况。渐渐地,具有第七型翼型的第六型人开始抱怨、烦躁,第七型人憧憬未来的倾向变成了幻想在一定情势中一切都可能出问题的倾向。同时,第七型翼型使得具有第七型翼型的第六型人喜欢以各种消遣和补偿措施来救助自己。暴饮暴食、暴殄天物、不事生产开始成为他们形象的一部分。他们不像具有第五型翼型的第六型人那样有坚定的政治立场,而是牢骚满腹,对自己喜欢的和不喜欢的都要唠叨一番。然而,由于他们害怕面对生活中令人不满的现状的真正源头,所以他们害怕失败、害怕失去重要的人际关系的焦虑常常会被置换到无助的“第三方”身上——这属于典型的“泄愤”综合征

[-]不健康状态下的具有第七型翼型的第六型人变得更加依赖他人,对内心深处的情感需要也从不伪装。他们对恶劣的工作环境可能已经不堪忍受,可同时又必须依赖他人、依赖成瘾物,或二者兼有。自卑感加上逃避自身的渴望使他们在面对焦虑感时束手无策,而随着焦虑感越来越严重,他们的情绪会变得越来越反复无常。最后,他们在逃离摆脱焦虑的过程中,常常会陷入疯狂而不是妄想。他们会表现出自己潜意识中的恐惧,比另一个亚类型的人更容易陷入歇斯底里的过激反应,这使他们变得极其不可意料和冷酷无情。他们可能在极度依附于破坏性的人际关系与猛烈攻击支持者之间摇摆不定,也可能蓄意进行疯狂的攻击,因为焦虑感——而不是攻击性——已经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最后,作为一种解脱,自杀也是有可能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九型人格体系6号侧翼

易倾诉

-------------------------------------------- ----------   -------------------

九型人格网,致力于推广九型人格!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