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公益
因为经历,所以相信

九型侧翼1w2: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鼓动家”

九型人格测试

点击上面图片
立即开始测试

 

1w2 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鼓动家”


第一型人的气质和第二型人的气质在许多方面相互支撑。这两种类型的人都力求与超我的指令保持一致——力求依照被内化的价值之光成就“善”。第一型人总想成为正直、没有偏私的人,第二型人总想成为无私的大爱之人。另一方面,第一型人是理性的、缺乏人情味的,而第二型人是情绪化的、合群的。虽然第一型是基本人格类型,但在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身上明显可以看到一种热情的态度和交际能力,这可以补偿第一型人的情感自制。第二型翼型也使他们比具有第九型翼型的第一型人更为活泼,更以行动为导向。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渴望卷起袖子积极行动,而另一个亚类型则更有“象牙塔”中的理论性特质。这个亚类型的名流典范有: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圣雄甘地、艾伯特·施韦策、马里奥·科莫、比尔·莫耶斯、汤姆·布罗考、莱斯利·斯塔尔、简·芳达、瓦内萨·雷德格雷夫、拉尔夫·纳德、约翰·布雷肖、杰里·布朗、吉恩·西斯科尔、玛格丽特·撒切尔、阿里斯泰尔·库克、琼·贝兹、圣女贞德、圣·托马斯·穆尔和安妮塔·布莱恩特。


第二型翼型软化了第一型过于急躁和好评判的倾向。在一定程度上说,喜欢思考和爱邻居是他们的理想,有着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总想成为有爱心和有人情味的人,他们总想让他们严苛的理想变得温和一些,这样他们就能考虑到个人的需要。


处在健康状态下的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融合了宽容和同情、正直和关心他人、客观和热忱这一系列气质。他们落落大方、乐于助人、亲切和蔼、极有幽默感,这些显然抵消了第一型人严苛的态度。他们十分乐意身体力行,以带来渴望看到的变化,他们常常从事许多对他人有帮助的职业,如教书、布道、行医等,因为他们的理想主义只有在成为人与人之间的纽带的时候才最有效果。


处在一般状态下的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充满善意,总想教育他人,这两者都来自其理想主义的责任感,以及想要对他人施加个人影响的欲望。他们深信自己不仅是对的,而且是充满善意的。出于一种对他人福利的责任感,他们时常会卷入理想主义的公共事业或这样那样的改革。一般状态下的第一型人希望控制自己,而一般状态下的第二型人希望控制他人:这些动机相互强化,使有着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身边的那些人难免会受到他们的影响。他们允许自己把感情宣泄说成是对自我控制的反应。他们倾向于完美主义,有严苛的良知,对自己的善意心满意足,自尊自重,所有这些特质在他们身上都是有可能出现的。比起具有第九型翼型的第一型人,他们更喜欢直接说出自己的不满,因为他们关注的焦点是其他人而不是抽象的概念。当他人不听从他们的“建议”时,他们容易动怒、产生怨恨。但他们脸皮比较薄,不愿让其理想、动机、生活受到质疑。


不健康状态下的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对那些与他们意见不一致的人缺乏宽容。他们总想在情感上操纵他人,使他人因为没有达到应有的完美而觉得内疚。他们对于自己的动机有一种自我欺骗倾向,当动机或行为受到质疑时,他们就自认为行动正当。和具有第九型翼型的第一型人一样,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也很容易消沉,但因为第二型翼型,所以他们更有可能表现出纵欲、吸毒或嗜酒,这与他们表达出来的价值观恰好完全相反。自欺和自以为是使他们的防御体系尤其难以被打破。他们身上有一种巨大的隐蔽的攻击性,这既来自第一型人身上被压抑的攻击性,也来自第二型人身上间接的攻击性。他们可能会出现身体疾病(这是对转化的一种反应)、强迫性的习惯或神经衰弱,这些乃是内在矛盾带来的焦虑的结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九型侧翼1w2: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鼓动家”

-------------------------------------------- ----------   -------------------

九型人格网,致力于推广九型人格!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