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公益
因为经历,所以相信

【九型反类型系列】“最好的防御是进攻”——反6号(一对一6号)

九型人格测试

点击上面图片
立即开始测试
【一对一6:“力量/美丽”(反6)】
 
作为6号的反类型,一对一6是最反恐惧的6号,他们通过力量和恐吓的姿态来对抗恐惧的激情。
 
他们并不是主动地感受恐惧,而是内在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当你害怕的时候,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
 
 
正如纳兰霍解释的那样,应对可能性进攻的技能和准备缓解了一对一6的恐惧。
他们经常表现得大胆甚至凶猛。
他们果断地、甚至是咄咄逼人地对抗危险,以此来否认和对付他们的恐惧(通常是无意识的)。
 
通过在某种程度上否认自己的恐惧感受,一对一6以一种强势的姿态对抗危险;因此,他们对寻找或获得优势地位很有热情。
 
他们不仅要拥有强大的性格,还要获得一种令某些人惧怕的力量——他们想要表现出足够强大的姿态,让敌人与自己保持距离。
 
这类6号展示出来的力量来自于不想软弱,他们也不允许自己软弱。
 
 
一对一6的力量通常是身体上的。他们可能通过运动或锻炼来发展体能,这些运动或锻炼有助于锻炼肌肉,使他们感到身体强壮。
 
作为一种培养内在力量的方式,他们倾向于用力地控制自己的身体,以防范因愤怒或其他冲动的释放而产生的混乱情绪。
 
这些6号也寻求在耐力方面变得强大;面对疲劳、压抑、羞辱和痛苦,他们寻求坚强。(在这个方面,他们可能与自保4相似)。
 
对于一对一6来说,力量常常直接与独立的幻想和能够在麻烦面前“毫发无损”的感觉联系在一起。
 
他们也可能会感觉到自己的内在有种莫名的“坏”,而他们的力量保护他们免受自己对自己的内在攻击。
 
一对一6不仅需要力量,还需要恐吓。
 
 
 
正如纳兰霍所暗示的,这种恐吓的表达是他们性格的本质:如果他们表现得很强大,他们就不会被攻击。
 
纳兰霍解释道,伊查索对这一亚类型的称呼“力量/美丽”,最初的意思是男性的“力量”和女性的“美丽”。
 
还有一种解释也可能是对的,那就是无论对于男性的一对一6还是女性的一对一6,美丽都是力量的源泉。
 
 
一对一6认为任何人都可能变得危险,所以他们会尽一切努力不让自己觉得被欺骗、被操纵、被利用或被攻击。
 
如果你是这样思考和感受的人,你就需要准备好变得坚强,准备好去抵抗。
 
这就是为什么一对一6不仅发展出力量,而且还形成了威慑力——为吓跑某人、反抗或敌对而服务。
 
一对一6给人的印象是他们可以在任何时候对任何人变得暴力,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恐惧。
 
正是出于恐惧,他们对攻击的预期才会到来——他们对危险有一种有点偏执的想象,认为任何人都有可能对自己构成威胁。
 
然而,这类6号通常不会表现出害怕的样子;从外表来看,很难把他们的外显性格称为“恐惧”。
 

 

 
与逃避威胁的自保6相反,一对一6倾向于冒险,能让他们感觉安全的不是躲避危险,而是实际地面对危险。
 
他们说服自己(和别人),他们不是恐惧的受害者;他们深信恐惧是一种情绪,应该被系统性地消除。
 
尽管好斗是他们通过力量震慑他人的一种方式,一对一6往往不承认他们富有侵略性的一面,而且他们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者至少没有意识到它的强度。
 
他们的侵略性主要在社交场合表现出来,在私人生活则不会表现出来那么多,因为他们通常需要与亲近的人建立某种程度的信任。
 
他们也倾向于将自己不同的情绪分开:攻击性与恐惧无关,性与爱的感觉、亲密的感觉无关。
 
 
这些6号经常对抗危险(或感知到的危险)的事实有时会让他们看起来像造反者、胆大妄为之人、冒险者、肾上腺素成瘾者或麻烦制造者。
 
 
在某些情况下,一对一6容易成为自大狂或具有“英雄情结”。
 
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寻求成为“好人”,以避免受到惩罚。
 
他们可能会幻想自己是自发的自然的,但事实往往并非如此。
 
 

 
一对一6往往是非常逆反的:他们总是掌握着随时可以驳倒一个观点的论据。
 
他们不是用“最好的情况”或“最坏的情况”来考虑问题,而是用逆向思维来考虑问题——如果趋势是其他人都关注最坏的情况,他们就会关注最好的情况;但如果每个人都关注最好的,他们就会断言最坏的。
 
尽管他们的自信让他们看起来是确定无疑的,一对一6可能会在他们的头脑中长期留存着怀疑——怀疑该走哪条路,因此在选择之间左右为难。
 
他们往往认为真理只有一个,他们更喜欢具体和务实的意识形态,因为这能让他们感到安全,并获得对世界的控制感。
 
他们害怕犯错,害怕犯错的后果。
 

 

 
一对一6看起来像8号,因为这两种类型的人都看起来令人生畏、强壮有力。
 
然而,与无所畏惧的8号相反,一对一6的动机是一种潜在的恐惧,即使他们没有意识到或表现出来。
 
此外,8号喜欢创造秩序,而一对一6常常喜欢通过挑起麻烦来扰乱秩序。
 
一对一6也可以看起来像3号,因为他们是行动导向的、动作很快的、自信的、勤奋的
 
然而,他们又与3号不同,因为他们有更多的多疑幻想,而且他们的自信建立在恐惧的基础之上,而不是为了达成目标或看起来很好。
 
 
 
 

Richard,一位一对一6,说:

 

世界对我来说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因此我一直保持着警惕。在我周围的人和世界中扫描和寻找前后不一致的情况是一项持续不断的任务。所以,与外面的世界打交道是很消耗人的。 

 

社交场合尤其累人。最近的一天晚上,我和妻子一起外出参加了一个聚会,当时共有20至30对夫妇参加。每个人都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也包括我自己。

 

然而,我很快就注意到,我的妻子很容易让周围的人接近,但在我的周围似乎一直有一片3英尺高的“禁飞区”,至少刚开始的头一个小时都是如此。 

 

我已经意识到,对于处理不确定的、有潜在威胁的情况,我自动化、无意识的应对策略是把自己呈现为一个潜在的威胁。

 

当然,我并没有真的威胁到人们;它更多是一种能量,或者说是一种氛围,我在自己周围创造着这种能量场,却并不总是知道自己正在这样做。


我总是想知道,别人是如何看待我的,当我处于下列模式中时:沉默寡言、略显坚忍、吹毛求疵、保持警惕、身体紧张。从内心来说,我有一种随时准备投入行动的感觉。

 

最近,通过治疗我意识到,好斗、自信并带着偏见去压制恐惧(甚至只是潜在的恐惧暗示)对我而言是多么重要。

原文:Chestnut

翻译:陈兆丹

审校:裴宇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九型反类型系列】“最好的防御是进攻”——反6号(一对一6号)

-------------------------------------------- ----------   -------------------

您可能还喜欢

九型人格网,致力于推广九型人格!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