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公益
因为经历,所以相信

九型人格2号健康层级,第八层级:高压性的支配者

九型人格测试

点击上面图片
立即开始测试

第八层级:高压性的支配者

我们在一般状态下的第二型人身上看到的占有欲已变为以自己的方式、有时甚至是神经质的方式强制性地要求他人付出爱。此时,第二型人出现了幻觉,自认为有绝对的权力向别人索取想要的一切。在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二型人看来,其他人必定拥有他们想要的一切,因为他们认为,以前他们曾自我牺牲,现在别人也应当为他们牺牲一下。

神经质的第二型人害怕得不到别人的爱,几乎有些歇斯底里,他们可能会变得极其不理性而且非常难以应付。他们掩盖自己内心需要的能力崩溃了。处在第八层级的第二型人缺乏以连贯的方式维持自己无私形象的能力。他们无比自私,坚持认为他人必须把他们的需求摆在第一位;此前他们的自我需求间接地通过各种服务于他人的方式寻求满足,现在却冲到前头,直接要求别人给予,而且就像是报复一样地要求别人。

处在第八层级的第二型人因为被无情地抛弃而努力寻求情感上的满足。他们渴望爱,并力图借助几乎一切手段来发现爱。处在这一不健康层级的人通常都有非常不幸的童年,可能曾受到过生理、性或情感的虐待。结果,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二型人即使被爱也不理解真正的爱。相反,他们强行寻求在孩童时期与保护者曾有的各种联系,不管是虐待、暴力还是被忽视。他们强行寻找的这些联系通常是焦虑的明确信号,乱交、破坏以及其他形式的性行为可能都很常见。

他们的情感需要也不再是这个层级显示出的人格的唯一方面。第二型人长时间地陷于深深的痛苦和怨恨中,现在,他们的仇恨和愤怒浮到了表而,他们以各种方式表现出对他人的蔑视和不满,然而他们残留的破碎的自我要求为他们的攻击性辩护,并保持着他们仅存的一点点爱,以免自己被彻底抛弃。

他们的攻击性常常通过一种令人不安、沮丧的方式表现出来,他们以爱的名义贬损他人。神经质的第二型人会对别人做出最残忍的评价,不管是在背后还是当着对方的面。只要有需要,他们就会“为了自己子的利益”这么做。他们也可能通过收回他们的爱来惩罚别人,( “行,你就试着独自去生活吧!" )他们毫不犹豫地对他人失去他们后的生活作出可怕的预言(“你不会幸福,没有我,你会颜面尽失”)
通过否认自己的私心私欲,通过告诉人们自己是多么尽心尽力地为他们着想,或自己没有任何的外显动机,他们肆无忌惮地谈论着、做着他们高兴的事。 ( “我可以要他的任何东西,因为我爱他”) 

他们对别人充满狂暴的怒气,并且会表现出来。他们已经脱掉了爱的外衣,毫不客气、尖锐地抱怨别人是如何槽糕地对待他们,他们的健康如何受到了损害,他们是如何得不到感激,他们会不断地提起往事,反复述说他曾如何帮助别人,以前没有他,别人是如何的无助,他如何使人们成了现在的样子(“记得我替你做过什么吗?难道这就是我应得的回报吗?”) 

他们通过不停的抱怨及批评来吸引别人的关注,但那是一种错误的关注——他人的怨恨和愤怒。当然,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二型人也知道这一点,而且这变成了他新的抱怨来源。恶毒的讥讽就此循环下去。然而,他们觉得他们的任何无礼行为或伤害别人的事情都决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因为他们深爱着他人,却得不到爱。因此,他们可能做出最可怕的事而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如果要根据结果来判断爱.那么更为接近的应当是恨而不是友谊”——拉。罗什福科)

的确,神经质的第二型人因为太希望被爱而可能强迫他人以一种最具伤害性的方式来爱他们。某些色情狂或儿童虐待事件可能就此理下了祸根。在类似的破坏性行为中,这类第二型人占有很大的比例。值得记住的是,第二型人都非常希望得到家人和朋友的信任与欣赏,所以,他们可能会当老师、牧师、幼教或是护士,他们的话和他们的诚心时常是不容任何人怀疑的。但是,在这个阶段,由于第二型人是神经质的,而且大部分时候他们与同事之间又缺少令人满意的亲密友谊,所以他们很可能会转向孩子或其他不恰当的“爱”的源头,以求满足情感与性方而的需求。

而且,由于他们极端的操控性与自我欺骗,没有人比神经质的第二型人更有可能从没有力量的孩子身上谋取利益。的确,孩子的无助是吸引第二型人转向他们的本质因素之一;他们也会安慰受到他们胁迫的孩子,再次扮演救世主的角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九型人格2号健康层级,第八层级:高压性的支配者

-------------------------------------------- ----------   -------------------

九型人格网,致力于推广九型人格!

联系我们